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这家公司想用气球带你到太空边缘 有兴趣搭一程吗

时间:2018年08月01日 信息来源:网易新闻 点击: 【字体:

这家公司想用气球带你到太空边缘 有兴趣搭一程吗

2017年10月,图森太空港上空升起World View公司的Stratollite 气球。从上到下分别是:主要的升力气球,用于高空控制的辅助气球,太阳能电池板,有效载荷。

日前,彭博社刊文称,一家名为World View的高空气球公司想要利用气球改变人类拍摄地球和预测天气的方式,并且有朝一日将游客送入太空。该公司已经找到了如何在距地面10万英尺的高空让舱体保持稳定的方法,你有兴趣搭一程吗?

将肯德基的Zinger三明治送上天

2017年6月29日拂晓时分,在亚利桑那州的佩吉市政机场,World View Enterprises公司的人员开始工作。肯德基公司聘请这家高空气球制造公司来将一款名为“Zinger”的三明治运送到太空。这一宣传噱头会呈现出该三明治在一片漆黑的太空背景下显得非常亮眼的画面,同时也让World View公司和它的气球进入公众的视野。“起初,我们认为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World View业务拓展总监安德鲁·安东尼奥(Andrew Antonio)表示,“人们可能会认为我们是鸡肉三明治公司,那样的话就真的太糟糕了。但我们才刚起步,最后我们感觉这似乎是一个绝佳的宣传机会,让我们能够用肯德基的数百万美元广告预算来讲述我们的故事。”

Zinger的发射准备工作非常紧张。在发射前的几个月里,双方签订了保密协议。罗伯·洛维(Rob Lowe)被雇为发言人。一组工程师打造了一个由太阳能驱动的电子化肯德基桶,这个桶可以在推特上发推文,可以自拍,还可以把三明治藏在一个带有保护玻璃的圆顶下。Zinger被拿到热真空室中进行测试,以便观察它们对压力和极端温度的反应。然后,就在发射之前,一群食品艺术家接管了当地的一家肯德基,做了几十个Zinger,给它们涂上了奇怪的物质,从而使得它们变得非常漂亮。Zinger被摆放成了一排,然后像选美参赛者一样接受大家的评选。最终,其中一个Zinger被授予了“英雄三明治”的称号,将以夸张营销的名义接受进入太空的严酷挑战。

在发射当天,World View团队将Zinger载荷附着在铺放于柏油路上的一长段聚乙烯材料的末端。在干旱的草原和焦黄的高原的沙漠背景下,该塑料慢慢地充满了氦气,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泪珠状物体。洛维在一旁完成最后的核查工作。“当被叫到时,要准备好汇报情况。发射系统?空气动力下降系统?气球系统?好了,我们准备发射Zinger 1号卫星。”Zinger 升到了67143英尺,一边上升一边串流视频。它能一直飞到太空吗?不好说。本来计划在空中停留96个小时,但它最后仅停留了17个小时吗?是的。但谁在乎呢?肯德基得到了它想要的广告宣传,而World View得到的则要多得多。

成立于2012年的World View之前只在一次飞行中放飞了几小时名为“Stratollites”的气球。鸡肉三明治任务代表了它的处女航,代表了它朝着更具意义的方向发展——即它的气球能够在平流层上乘风飞行数千英里,然后在地球的某个点上空中悬浮数天甚至数月的时间。肯德基的测试为围绕Stratollite气球的航空电子系统、太阳能电池板和通信技术的研发提供了资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World View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了技术来制造耐用的气球、软件和传感器,利用了之前未知的平流层的细微差别。该公司还从风险投资家那里筹集了4200万美元,志在未来改变我们拍摄地球和预测天气的方式,并且有朝一日将游客送入太空。

“气球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但从来没有被真正地用于导航控制。”World View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简·波因特(Jane Poynter)表示,“我们非常聪明的工程师已经琢磨透平流层中的风了。”

随着太空竞赛日渐升温,人们对于气球发射的兴趣逐渐减退。吊舱、安全系统和气球材料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其中许多技术都能帮助到宇航员。然而,公众早就不再被各种气球发射壮举所打动,美国、欧洲、俄罗斯和日本的军方均把时间和金钱投入到其他的领域。游客们仍在玩热气球,高空气球仍被用作科学仪器,但直到本世纪初两个冒险家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发起挑战,乔·基廷格(Joe Kittinger)在1960年创下的3.12万米(10.28万英尺)高空跳伞记录才被打破。

红牛饮料公司自然而然地参与了击败基廷格的第一次尝试,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参与这种非常刺激惊险的活动更有助于宣传“能量饮料很酷”了。该公司赞助了无畏的费利克斯·鲍姆加特纳(Felix Baumgartner)2012年从一个12.8万英尺高的氦气球进行跳跃的壮举。

2014年,时任谷歌高级副总裁的计算机科学家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曾试图超越鲍姆加特纳。尤斯塔斯把这一壮举视为工程上的挑战。“建造一个巨大的太空舱或者吊舱是没有意义的,”他说,“它们造成的问题比他们解决的问题还要多。”(有人曾因为在尝试跳跃时撞到了他们的热气球吊舱而死亡。)他选择了穿着增压服在气球的尾部悬挂,然后从13.5908万英尺的高空落下——基本上就是从太空的边缘。该气球和维持生命的增压服都是由World View公司制造的。


这家公司想用气球带你到太空边缘 有兴趣搭一程吗

World View的降落伞吊架

从加利福尼亚州的莫哈韦到德克萨斯州的米德兰,西南地区拥有太空港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2016年年底,不甘落后的图森建造了图森太空港,这是一个价值1500万美元的激励计划的一部分,意在留住World View。该太空港包括:占地14.2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区和制造设施,以及邻接图森国际机场700英尺高的发射台。周围环绕着山脉、仙人掌和绵延数英里的红润沙漠。

商业任务

与搭载人类和三明治相比,World View的商业任务多少显得有点平淡无奇。它为客户提供将重量从100磅到2万磅不等的货物送到距地面19英里的平流层的能力。在平流层中,货物可以悬挂在那里,持续数天、数周或数月的时间。在最早期的客户中,有的是希望为特定的地点拍摄精确的照片的政府和公司。卫星和无人机可以完成这类工作,但World View具有时间、精度和成本上的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运营成本已经不到无人机成本的十分之一。”World View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泰伯·麦卡勒姆(Taber MacCallum)指出,“我们是由太阳能供能的,基本上不需要人工操控,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飞到很高的气球就行了。”

由于World View可以将各种各样的物体附着在气球的末端,它所能做的不仅仅是拍摄间谍照片。科学家能够利用它的气球发射复杂的测量系统。军队和援助组织能够部署通信系统,从而给偏远地区提供互联网和电话服务。气象预报员能够将仪器直接放置到有趣的位置上。“我们非常希望把这些东西中的一个变成飓风,然后看看我们能否将其稳定下来。”麦卡勒姆说道。该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让数十个气球在世界各地轮班飞行,汇报并建立有史以来最详细的世界天气状况。

直到最近,气球的狂热追随者普遍认为,这类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人们认为,平流层有巨浪般汹涌的风朝一个方向流动,会让高海拔的气球晃动得很厉害,以至于不能在一个地方悬停足够长的时间来做任何有用的事情。但是,经过大量的试错,像World View和Loon这样的公司已经对平流层有了新的了解。至关重要的是,World View发现,在正确的高度上有交汇的风。因此,以8字形的模式飞行,上下浮动的话,气球是有可能保持相对静止的状态的。“你旋转的圆圈直径为5英里,”波因特说道,“你往上爬一点,再往下爬一点,就会发现这些风带着你到处转。”

11月的一个早晨,大约凌晨三点,World View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开始出现在图森太空港,准备发射工作。几个月前他们还在发射Zinger三明治吸引众人的眼球,现在则在着手建立一个军事成像系统,让它从亚利桑那州飞到墨西哥,在那里待上几个小时,然后再回来着陆。那里是沙漠,所以天气凛冽,他们开始在朝向发射台的三个照明灯塔下面设置燃料罐、通讯设备和校准设备。

发射的第一步是把一个折叠的气球拿到发射台上展开。一辆汽车开得很慢,开了30分钟,把长长的聚乙烯材料铺放到地上。底部是一个叫做“层云”的白色盒子,看起来像一个顶部被削去的金字塔;它用于携带有效载荷。接下来是一些太阳能电池板,然后是一个用来将氦气输送到气球上的黄色管子。几个人把黄色管子和气球的底部连接起来,然后开始泵气。当气球的顶端被气体充满时,这条巨大的塑料蛇就像一条400英尺高的眼镜蛇一样站了起来。


这家公司想用气球带你到太空边缘 有兴趣搭一程吗

一张去年从6.5万英尺高空拍下的变电站照片

麦卡勒姆在发射台周围踱来踱去。就像火箭发射一样,气球发射也伴随着一种沉闷而紧张的气氛——很多东西都必须要进行检查和重新检查。这项任务的程序手册长达118页。他们要担心风,当然还要担心地面人员的安全。

然而,真正的发射活动并不像火箭发射那么具有震撼性和刺激性。气球充气需要90分钟,在这段时间内,整个气球会有轻微的震动,因为整个气球的张力会上升到顶部,然后再返回。然后,氦气软管被分离,气球就像被唤起的水母一样冲向空中。一旦它加快速度,它就会以每分钟1000英尺的速度上浮,花费75分钟到达工作高度。

“对我来说,整个过程非常优雅,总是很不可思议。”麦卡勒姆说。工程师们使用望远镜观察气球的上升过程,并检查是否有任何问题。任何靠近机场的人都能看到巨大的塑料块向上移动。安东尼奥说,“今天我至少会接到三个说发现UFO的电话。”

在任务控制中,七个人跟踪气球的路径并通过软件来帮助引导它。氦气量保持不变,但镇流控制器会通过吸入和排出气体来调整气球的总体质量。正是这种技术——它的确切细节仍然保密——使得World View在控制海拔变化方面无可匹敌。在这次任务中,气球按计划运行。它乘着一些强风,飞行到墨西哥,然后返回。当World View准备好让它降落的时候,气球上的一些机器就会启动运行。将连接有效载荷与气球的绳索切断,一个可操纵的降落伞就会打开。然后,任务控制人员发送信号到杠杆,指引有效载荷。有效载荷以最高达到250节(约合每小时463公里)的速度飞行,到达World View选择的位置。气球不能被操控,但它通常降落在预期区域的几英里以内。

曾遭遇气球爆炸

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出于安全考虑,World View选择了个遥远的地点来让有效载荷返回地面,它的团队并不总是最先到达目的地。在早期的任务中,在沙漠中有人劫持了返回到地面的有效载荷。这名男子声称它杀死了他的狗并伤害到了他的祖母,要求作出赔偿才会归还。(World View的视频录像显示,有效载荷实际上是安全着陆,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在另一个任务中,透过摄像机,他们看到一名拾捡者在争论要扣住有效载荷来获得赎金,还是将其弄碎。这使得World View曾在一段时间里在其硬件上添加了一个“归还有赏”的标记,不过最近的着陆变得更加精确了,不再需要这个标记了。

更令人沮丧的是,去年12月,一个气球在发射现场爆炸,造成了巨大的隆隆声和火球。World View主要使用氦气,但在这一天,它在用氢气进行测试。氢气更便宜,也更容易获得。当静电积聚并点燃气体时,工程师们在测试排气装置。“员工们当时有点害怕,”波因特说,“我们不应该把事情搞砸。”在这起事件中,没有人受伤,但图森市的官员没有出现很大的反应,只是指出了该公司总部的墙壁和门窗遭到了严重破坏。与此同时,这一爆炸事件重新激起了对World View从政府那里获得的财产和建筑方面的优厚对待的批评声音。

爆炸事件并没有使得该公司的运营步伐放缓。自发射Zinger三明治以来,它已经进行了50多次飞行,主要是为美国政府提供服务,能够做到让气球在空中停留很多天。该公司正在准备将气球带到赤道、夏威夷、波多黎各和大洋彼岸的发射工作。“人们希望我们做一些诸如监视红海和印度洋侦察海盗的事情。”麦卡勒姆说。该公司计划明年初开始为商业客户提供飞行服务。“大体上,我们的使命就是接管平流层。”他说道。

专家们认为,在某些纬度上,风——或者缺少风——会给World View能够飞行的路线和执行任务的时间点带来限制。波因特驳斥了这种批评,称通过使用气球团队,是可以在公司想要的任何地方实现稳定的运转的。“质疑声音反而让我觉得很高兴。”她说。

终极梦想

在World View洁净的工厂的后角,有一个红白相间的罐子,它大到足以容纳八个人。它是圆柱形的,两侧和两端都有圆形的突起,每一侧都有9扇窗户。尽管波因特和麦卡勒姆大部分时间都在宣传他们的气球的商业应用,但他们真正的梦想是将该舱体送入太空,让人们能够亲眼观赏地球。

56岁的波因特和54岁的麦卡勒姆是对夫妻,分别是英国人和美国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都是无拘无束的冒险家,对人类如何在太空中生存的问题着迷不已。


他们渴望让太空变得真正触手可及。波因特说,“我们想要让人们亲身体验宇航员口中的那种具有开创性的经历:亲眼看到地球的轮廓和太空的黑暗,以及有精神空间去真正体验地球。”不过,World View的乘客们将不再被捆绑在火箭上,而是在一个宽敞的舱体里缓慢而平静地漂浮在太空中,无需穿宇航服或接受任何的特殊训练。舱体也将会有一个吧台和一个卫生间。人们将到达十万英尺的高空,在空中停留两个小时,然后利用可操纵的降落伞降回地球。作为World View的投资者,欧洲迪斯尼和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 SAS)的前领导者菲利普·布吉尼翁(Philippe Bourguignon)将成为第一批前往太空的人——该公司将在未来几年内提供这项飞行服务,每位乘客需要支付7.5万美元。“我给全家人买了票,”他说道,“但该公司需要加快步伐,因为我的家庭正在扩大,未来还将迎来更多的孙子孙女。”

至于那种飞行具体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们或许可以找个鸡肉三明治或者曾从4万米高空跳下打破跳伞记录的前谷歌高管尤斯塔斯来回答一下。“这将会是一次美好的体验,”他说,“这将是你能想象到的在这个完全安静的环境中最安静的旅程,完全不同于你身后有枚火箭在发射和震动的体验。这将吸引到大量希望从不同的视角观看地球的人。这就是我要说的。你知道,有的东西真的是妙不可言。”


(作者:乐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