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焦点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产经新闻    深度解读    技术前沿   航天政策法规     视频    

美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讨论国家太空政策

时间:2017年10月12日 信息来源:国防科技信息 点击: 【字体:

pence-discovery.jpg

[据航天新闻网站2017年10月5日报道]]10月5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主持召开国家航天委员会重建以来的第一次全体会议,国务卿蒂勒森、NASA执行局长罗伯特莱特福特,以及包括管理与预算办公室副主任在内的其他副部级官员、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等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主题是通过国家航天委员会制定的政策,重新振兴美国在太空的未来。在此次会议上,彭斯提出美国将重返月球,使月球成为最终飞往火星的重要踏板,并表示要加强国家安全太空资产,以对抗来自对手的不断升级的威胁,促进发展太空技术、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

    

会议共分三个小组,分别讨论民用、商业和国家安全太空政策。各项政策的讨论紧密围绕着彭斯的发言主题,即美国已经失去了航天飞行的领导地位。彭斯认为:“美国似乎在太空上失去了优势,”他将美国持续依赖俄罗斯将宇航员运送至国际空间站,以及中国和俄罗斯发展反太空能力作为其观点的例据。彭斯表示,“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们已经决定永远不要再让美国在太空竞赛中落后了”,“美国将再次领先”。但业界对“美国不再是领先的太空力量”这一观点持保留态度。

    

1.民用航天政策方面,彭斯提出,美国“将带领人类返回月球进行长期探索,随后人类将到访火星和其他目的地”。特朗普政府的太空政策要求前往月球测试新技术,建立低地球轨道以远的基础设施,并将其作为机器人或人类飞往火星的基地,或是月球轨道门户。国家航天委员会接受了彭斯的建议,该建议将被纳入到决议备忘录中提交给总统。他说:“我们将把美国宇航员带回月球,不仅要留下足迹和旗帜,而且要建立我们需要派美国人到火星及其以远的基地”,“当我们把美国的太空计划聚焦到载人太空探索时,月球将是一个踏板(垫脚石)、训练场,以及加强我们与商业和国际伙伴合作关系的场所。”

   

 参与民用航天政策讨论的主要有洛马、波音、轨道ATK公司的高管,他们都认为,美国人在资金和政治支持下能够在五年内重返月球,其中,稳定、长期的资金支持对于重返月球十分关键。轨道ATK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戴夫·汤普森说“现在,伴随着新的目标和紧迫性,美国宇航局及其工业伙伴面临着持续加快使用和充分利用太空发射系统/猎户座飞船能力的挑战”。SpaceX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Gwynne Shotwell也为某种月球设施的开发提供了支持。“现在该是快速大胆开始行动的时候了。在月球上的长期存在、美国人着陆火星并非不可能,而且也不是长期目标。”NASA执行局长莱特福特在会后发表的声明中表示,重返月球计划可能包括NASA提出的“深空门廊”项目。他说:“我们必须根据政策指令的新变化,来恢复关于返回到月球,然后前往火星的计划。”

   

 2. 商业航天政策方面,彭斯还呼吁商务部和交通部以及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对商业太空监管框架进行全面审查”,开展旨在简化管理的改革。他希望在下一次航天委员会会议期间做好管理规则修订建议的工作。

    

参与商业航天政策讨论的包括SpaceX、蓝色起源和内华达山脉公司的高管,以及长期支持太空活动的前众议院发言人吉姆里奇。吉姆里奇认为,国家航天委员会应尽早对商业太空活动的监管问题采取行动,以期在“本届政府第二个任期结束之前,实际上拥有一个全新的太空生态系统。”SpaceX公司总裁兼CEO Shotwell指出,当公司想对联邦航空管理局发布的现有发射许可证进行微小变更时,例如,将发射台从一个转到另一个时,都“需要英雄气慨”。蓝色起源公司新任命的首席执行官鲍勃·史密斯表示,“这是改变监管环境的一个很好的时机”,可重复使用运载器的发展对美国空军和美国联邦航空局间的重复规定造成威胁。三个商业航天代表都同意,在政府的持续支持下,载人飞行至月球能在短期内实现,可重复使用火箭是使太空探索价格合理的关键。

Shotwell还呼吁,要扩大更有效率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以加快新系统的开发、更新管理规则,减少障碍,加快可重复使用火箭的发射批准程序。

    

3.国家安全太空政策方面,彭斯说,俄罗斯和中国正在追求“全面的反卫星技术,以降低美国的军事效能,并且越来越多地将对卫星系统的攻击视为未来战争原则的一部分。”“我们的对手积极开发干扰、阻止和其他旨在削弱军事侦察、导航和通信系统的技术。面对这些行动,美国人在太空中必须像在地球上一样占据主导地位。

   

 前NASA局长格里芬、前战略司令部司令伊利斯、前航天飞机指令长、DARPA战术技术办公室副主任梅尔洛伊参与安全太空政策讨论。他们认为,太空资产对于国家经济和国防都至关重要,对手正在迅速发展地对这种基础设施的威胁必须得到快速反击。格里芬认为,美国需要迅速提高其在太空中识别实时威胁的能力,以保护当前国家太空资产安全,并明确规定一项对重要太空基础设施的进攻视为对美国的进攻的政策。格里芬说,“我们的太空基础设施已经、正在并且仍将继续被那些寻求改变全球秩序的人们视为攻击目标。我们的对手已经可以并且不断增强他们的太空实力。”“虽然我们必须发展防范这类行动的能力,但防御本身就有不足。防守必须每次成功,而对手只要成功一次,因此,我们必须发展自己的能力,突显太空实力。我们必须能够在危险时刻制止对手的太空能力,即使他们试图对我们这样做。”他说,美国必须“明确表示我们将保护我们的太空资产,我们不允许我们的对手在太空中不受约束地应用武力,我们选择不第一个使用武力,但我们确定将会是最后一个使用武力的。”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McMaster)表示,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制定“太空战略框架”,以支持美国在太空的“关键利益”。 麦克马斯特说,大部分框架是保密的,但是有一些关键的、可公开的内容,包括美国在太空的领导地位、不受限制地进入空间,并支持国际合作等。

   

 一些老牌和新兴的太空企业,以及企业组织代表旁边了此次会议,他们都支持通过航天委员会来协调国家航天政策的努力。

   

 商业航天飞行联合会主席埃里克·斯塔尔默(Eric Stallmer)在会后发表的声明中说:“我们对今天委员会表现出的努力和兴趣感到鼓舞。”他期待着“与委员会合作改进政府的太空议程”。深空探索联盟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玛丽·林恩·迪特马,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对副总统今天发表的声明感到鼓舞,并表示全力支持。美国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地位是本届政府的优先事项。”希望该组织“与国家行政部门和国会密切合作,提升美国在载人太空探索、深空科学和商业领域的领导力。”

    

但也有部分人对委员会的有效性持观望态度。乔治华盛顿大学航天政策研究所荣誉教授约翰劳格斯登说:“我对于他们准备去尝试感到乐观,语言是行动的第一步,但他们还没有行动。”(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张莉敏)


(作者: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张莉敏)
返回顶部